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江苏省锡山高级中学>> 百又十年>> 校友风采>>正文内容

天下独缺丁夫子

 

丁善庠(丁天缺)

    匡村中学1933年初中毕业,191812月生,江苏省宜兴市人。1935年就读于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1947年任母校吴大羽教授助教,1983年与中央电视台合作创办东方美术电视函授学院,任院务委员,1985年申请前往法国,在巴黎第八大学研究法国现代美术,1993年任国立华桥大学艺术系客座教授1998年任中国美术学院国际美术教育交流委员会委员,1999年,浙江电视台专题片丁天缺—半个世纪的画像,2000年,杭州中国美术学院举办丁天缺画展,2002年,巴黎8GALERIE CATHAY个人画展,2005年,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丁天缺、芳诗.米多芬“这里、那里”联展。丁天缺曾师从培养出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等艺术名家的中国画界泰斗吴大羽门下,深受中法文化的熏陶。年近九十高龄的丁老2005年在法国成功地举办了个人画展,而后又于今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个展,其画作部分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这幅《夹竹桃与甜橙》在画面上处处透着法国赛尚、莫奈后印象派大师的风格,也洋溢着中国文人特有的优雅气质。

 

 

丁天缺作品

 

 

丁天缺作品

 

 

丁天缺

 

 

天下独缺丁夫子

 

每读和氏璧的故事,常常令人扼腕深叹!

 

战国时候的楚国,有一位和氏在山中得到一块璞玉,他抱着玉要献给楚厉王,厉王请人鉴定,专家说是石头,于是厉王认为和氏骗他。叫人砍掉他的左脚。后来儿子武王即位,和氏又拿去敬献。武王又叫人鉴定,专家也说是石头,结果砍掉了和氏的右脚。武王的儿子文王即位,和氏既想敬献又怕再糟加害,于是抱着璞玉哭了三天三夜,泪水干了血也哭了出来。文王知道后,派人去问他:“天下砍掉脚的人多了,唯独你这么伤心,为什么?”和氏说:“我并非为自己的双脚被砍掉而流泪,你们把宝玉叫做石头,将好人看作骗子,所以伤心。”文王拿来璞玉,命玉工雕琢,果然得到美玉。这就是世世传为至宝的和氏璧的由来。

 

君子比德于玉,古今中外怀才不遇,蹉跎坎坷德高人雅士何止千百。真正深刻德美丽和高贵常常在刚开始的感觉是拒绝你的,陌生的,因为他没有取悦你、迁就你的必要。人亦然,物亦然。

 

初读画坛耆宿丁天缺的画作,会误以为突兀板涩、稚拙生硬。然而,一旦当你凝定心神,从容含玩,读出画外之象,眼外之音时,内心伸出即会涌出一种久违的欣喜和感动。先生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在简单平凡的画面里透出不平凡的艺术精神,透出画家刚直不阿的鲜明个性,让观众引起无限的情感共鸣,得到陈年老辣醇厚甘冽的审美享受。他的每一件作品,虽在画布上完成,但总有一种雕塑的震撼,具备大刀阔斧的非凡功力。

 

不是吗?先生笔下的人物肖像,甚至谈不上漂亮,描写的又多是平常人物的平常情态,设色用比似乎也不求形似,逸兴草草,衣衫纹理间甚或有直露画布的留白。先生又那么惜墨如金,恰到好处,往往就在三两笔的勾画中,人物的特质就有入木三分的隽永韵致跳出,真实的美丽凸现无遗。你看,《韩枫小像》的灵秀静旎、美目顾盼;《女工程师》的活泼大方、青春单纯;《女歌唱家》的简静优雅、侧目凝思;《祖瑛小像》从容淡定、洗尽铅华;《老岳母》的阅尽浮尘、欣于所遇;《谷风小像》的刚毅镇定、机敏宽厚;《真真小像》的左顾右盼、瞬间动静……乃至《郭影小像》、《小咪小像》、《饮》、《洋琴演奏家》、《亚萍小像》等等,无论衣衫质感,还是人物个性,甚至血肉心跳,无不在先生笔下交代得清清楚楚、回味无穷。

 

如此肖像的传神写照与普通写实手法相比真有天壤之别。对此,先生曾有非常独到的认识,他说:画肖像,最忌莫过于“取媚于人”,这里所谈的取媚于人,有两个方面:一是取媚于对象,二是取媚于观众。当你的画追求取媚于人的时候,作者必然就失去了自我,充当了对象和观众的奴隶。

 

但是画肖像的作者,往往不自觉地热衷于讨好对象和争取观众赞美的愿望,一方面在设色上希望用鲜明漂亮的颜色而外,另一方面,更刻意追求对象面部的动人表情,希望把对象画成美丽动人的形象。殊不知这样意识的存在,就把艺术的真正涵义全部丢失了。因为一幅肖像,“像”,仅是肖像一个最基本的无关宏旨的内容,真正的重要的意义,是在能表达出美的艺术效果。(《绘事琐谈》55)

 

如此精湛得刻画功力和学术认识,不但在国内独步,私下以为即使与西方的苏丁相比,后者似乎也当退一射之地。

 

丁先生的风景作品,绝不等同于照相式的对景描摹,同样具有一场深刻的象征意义和启示功能,有时甚至可以从中探悉作者深刻的历史反省。他自己也说,风景画必须渗透我们的感情,才能具有生命,才能把普通随处可见的景物,画得出神入化。

 

因此,如果说《风》(1990年)、《听蝉》(1990年)、《城隍庙早读》(1990年)和《什刹海》(1992年)等作品还只是对景抒情,具有强烈而成熟的印象派绘画痕迹,透出赛尚、莫奈、梵高辈精炼老到的气息。那么,我认为其他的风景作品则在画史上别具面目,可以看作先生内在精神的借机阐发,隐喻着哲学意义上的生命感悟。“唯天有设险,剑门天下壮”,先生两写剑门,《剑门怀古》和《剑门夜月——向姜维致敬》(1992年),不惟追忆自己在抗战时期去剑阁县教书的那段短暂而难忘岁月,后者更且缅怀三国时期蜀汉大将军姜维镇守剑门的英勇事迹。两幅作品均构图大胆简单,笔墨泼辣粗犷,近乎中国画大写意的手法却有着北宋大家范宽、李成的磊落气象。先生精研佛学,他又两写普陀山观音跳的晨曦和夕照,前者写在晨曦初现时一老一幼走在留有巨大脚印的山石下面,恍惚中海上亦真亦幻地出现观音大士乘马而来地虚拟景象;后者是夜幕降临时,观音大士成马形象凝身定格为山体形象,而一犬回望山头神奇脚印的场景。我不知道画面下方那白色的金字塔式的锥体为何物,但画面的象征隐喻相信在观者的心里均有不同的答案。弥勒菩萨的形象也是先生的偏爱,《皆大欢喜》(1992年)看似一幅不经意的写生习作,实际折射了先生对世态人心的善意关怀。

 

去年秋冬,先生满怀豪情老当益壮,又特别创制静物作品《秋——闲庭寂寞露华浓(写中国传统诗意)》,画面大胆留白却婉约含蓄,充满诗情画意。而另一件大幅风景作品《古今中外齐欢舞》更是老笔纷披,在飞来峰下组合马蒂斯舞蹈影象,寓意喜迎奥运成功,实际也反映了这位指挥老人对当今世界一体化背景下中外文化碰撞和融合所持的积极宽容态度。九十高龄创作油画,考诸国外画史似乎只有提香一人而已。

 

此外,丁先生还以拟人化的手段描绘山川。曾有人问:“赵无极先生画山水,含混模棱、难辨木石,丁先生何以化山林为怪兽?”丁老称:“赵先生他对自然的观察和描画,追求的是‘似是而非’,把我看到的自然更自作主张罢了。”至于《虎跳峡》(1980年)和《人生》(1999年)构图相似,画中山头均以老虎和狮子的面貌出示,看似童趣天真,也许实质是以最为直接,不留情面的手段警示世道的险恶艰辛,发人深省。

 

静物作品在丁先生的绘画李占据不小的比重,而且是他的擅长。如《草花》(1990年)、《瓶花-白紫薇》(1990年)、《夹竹桃与甜橙》(1990年)、《夹竹桃》(1991年)、《岁朝》(1991年)、《日本鸡冠花》(1991年)、《刺桐花》(1993年)、《羊脚蹄花》(1993年)等花卉静物,无不坚实精湛,寥寥数笔即能勾画出对象生机勃发的姿态。《小舞台》(1992年)和《梨圃漫步》(1992年)则以布娃娃为对象,小中见大,意趣盎然,精妙难言。

 

先生曾先后两次创作《窗前偶见——色的平衡与形的运动》(1980年和1998年),加上后来的《盥洗室》(2000年),三件作品可以不难窥见其对马蒂斯和毕加索两位西方大士别有会心的精审理解。

 

上述所有作品,无不显示画家观察对象的精微和深刻,同时更显示画家热情如火的心灵节奏。他曾说:绘画的笔触是舞蹈,非但舞步具有大小回旋的变化,而且还有快慢轻重跌荡的要求,……是伴着创作时心灵活动所谱写的无声的乐谱所作出的绘画舞步,这舞步该抑扬错顿,处于自然而不自知,唯有这样的笔触,才真正现出自己的性格而不落凡套。(《绘事琐谈》43)先生一贯强调,艺术家必须具备三个基本要素:即纯正的思乡,真诚的情感和彻底的自由。

 

非常可惜,丁先生早年的作品荡然无存,我们只看到三张1948年人物画的黑白照片,《戴立惠像》、《黑边框的眼睛》和《笼中鸟》。即便如此,从中明显能感觉先生青年时代雄姿英发、倜傥飞扬的艺术才情,令人神往。

 

孟夫子有言:“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画如其人,其人如画。“高树多悲风”,岁月蹉跎,先生曾饱受沧桑磨难,波折连连而愤志不已。因此,先生作品中的深刻和高贵,实乃渊源自其惨痛的人生体验和心灵砾炼,是用他带血连心的十指在世道艰难的铜墙铁壁上硬生生抠出来的。追溯画史,这样的艺术风操和精神气格似乎只有元末的杨维桢和明际的朱耸差相比拟,这又是何等深度的美丽!

 

三山半落青天外,天下独缺丁夫子。先生原名丁善庠,1918年出生在江苏宜兴,是杭州国立艺专吴大羽先生的得意弟子,当年学校班上的大哥大,同学赵无极、吴冠中等皆为今日艺坛之翘楚。先生于绘事以外学问淹博,晚岁更在法国文学、西洋美术的译介等诸方面默默耕耘、颇多建树。故仅就先生胸中腹笥及人生遭际本身,即堪称半部近代美术史,弥足宝贵。值此昌明盛世,先生以九旬高龄展画北京之际,谨不揣冒昧,聊陈浅陋管窥,不得要领,诚惶诚恐。私心深愿先生善眉长扬,步履轻捷,从此大开心颜,永寿康宁!

 

石建邦

2006年元月于沪上

 

 

 

 

 

 

丁天缺:与法国的因缘际会

 

20060326 16:06 《财经时报》

 

李正豪

 

  87岁的画家丁天缺携带39幅作品,从杭州来到中国美术馆,和两位法国画家一起举行题为“这里·那里”的油画展。丁老先生说,“这里”代表中国,“那里”代表法国,以此为题是为了纪念他与法国的因缘际会。

 

  少小醉丹青

 

  “父亲一直告诫我,学习音乐、体育和画画的人最没出息了。” 不过,丁天缺还是很早就迷上了画画。20世纪以前的丁氏家族世代经商。丁父虽是第一批剪掉辫子的青年,但还是希望儿子或者继承族业赚大钱或者光耀门楣做大官。

 

  1935年,中学毕业的丁天缺走到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望子成龙的丁父要求丁天缺报考杭州新开的航空学校。为此,丁父还千辛万苦找到时任教育部长的朱家骅做担保人。无可奈何之下,丁天缺来到杭州投考。然而,“有缘千里来相会”,丁天缺和表弟在游玩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走进了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的校园。“我和表弟一起逛杭州,在孤山走进哈同花园,竟然看到了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丁天缺在校园里看到国立艺专的招生简章,透过教室的窗户看到里面的学生正在画木炭画。丁天缺动心了,就瞒着家人报考了国立艺专。

 

  严师出高徒

 

  丁天缺在国立艺专求学的时候,吴大羽早就是驰名画坛的大家。吴大羽是中国现代油画的大师,1922年留学法国,作品多取法于法国现代绘画诸流派,形色交融间却自显东方艺术之韵致。

 

  “全班20多位同学,吴先生总是轮流看一遍,对你的习作讲几句。但是,一连两个星期,吴先生每次走到我身边,对我的习作投上一眼,一句话也不说就转向临座的同学说画去了。他这样冷落我,我连问也不敢问一声。”

 

  丁天缺告诉记者,他当时甚至想过自杀,但是,历史上的伟人故事救了他一命。“李白、周处、拿破仑,他们都从人生的低谷奋发自强,终于建立起不可一世的功勋和成就。”拿破仑有过一天只睡两小时的记录,丁天缺决定,从那天起他每天只睡三个小时。

 

  求学去法国

 

  1948年,已经成为杭州艺专教员的丁天缺遭遇了一件影响他一生命运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可能早就是广为人知的画界泰斗了。

 

  “我怎么也没想到那幅《笼中鸟》竟然引发了一场闹剧。”《笼中鸟》是1948年丁天缺带领学生去苏州参观时给一名女生画的画像。“他的男友在台湾工作,听到我给他爱人画像,立即从台湾赶到杭州,声言要和我决斗。”这位女生的男友给丁天缺下了一封挑战书,上面写到:你既有勇气夺我爱人,请你今天晚上七时正,在平湖秋月见面,决斗,兵器是枪是刀由你选定。丁天缺一方面害怕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另一方面又害怕对方嘲笑自己是懦夫,思虑再三,还是应约了。

 

  这件事传到了杭州艺专。“我以为事情过去了就完了。”可是,学校认为,师生恋爱闹到决斗,实在有损学校声誉。“学校就借口政治问题,将我和另一位倪老师一同辞退了。”后来,艺专学生为此事闹起了学潮,要求学校收回辞返聘丁天缺。“校长迫于学潮情势,就承诺恢复我的教职。”可是,对那位倪姓老师的返聘手续却迟迟不与落实。

 

  194951日,杭州解放。“事有凑巧,这位倪先生夫妇双双成为国立艺专的军事代表,倪先生认为当年他未能被返聘,主要是我出卖了他。”于是,作为军事代表的倪先生夫妇便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丁天缺打成现行反革命,遭受牢狱之灾两年。

 

  在亲人师友的帮助下,198512月,丁天缺来到法国巴黎。在巴黎第八大学,丁天缺充分吸收西方艺术的营养,把中国的传统巧妙地融入其中,形成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